152期至尊单双王单双中特|九龙王单双中特料

2019墨星全新改版

  • 墨星寫作
  • 詩詞庫
  • 百度
  • 360
  • google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寫作手法/技巧 > 素材詳情

分類小說素材庫

【寫作名詞】何謂“心理描寫”

素材錄入:墨星 素材來源:網絡 入庫時間:2009/7/28 0:44:22 對 6199 個作者有用

何謂“心理描寫”

指對處在一定環境中的人物內心活動的描寫。它是塑造人物形象、刻畫人物性格的重要手段。通過對人物心理的描寫,能夠直接深入人物心靈,揭示人物的內心世界,表現人物豐富而復雜的思想感情。
心理描寫在文學創作中所起的重要作用是顯而易見的。首先,它有助于突出作品的主題思想。如都德的《最后一課》,通過最后一堂課對小弗朗士嚴肅而深刻的教育,使他思想受到極大震動。開始覺醒并逐漸成熟起來。其中寫了他的一段天真的內心獨白:“從此,我再也學不到法文了!只能到此為止了……我這時是多么后悔啊,后悔過去浪費了光陰,后悔自己逃了學去掏鳥窩,到沙亞河上去滑冰!我那幾本書,文法書,圣徙傳,剛才我還覺得背在書包里那么討厭,顯得那么沉,現在就像老朋友一樣,叫我舍不得離開。對哈邁爾先生也是這樣,一想到他就要離開這兒,從此再也見不到他了,我就忘記了他以前給我的處罰,忘記了他如何用戒尺打我。”這段心理描寫,深刻表現了法國孩子們對侵略者強烈的憎恨對祖國無比熱愛之情,突出了作品的主題思想。其次,它有助于刻劃人物的性格特征和揭示人物的身份、境遇。比如在《紅樓夢》三十二回中,當黛玉聽到寶玉背地里跟史湘云、襲人說她從來不說那些“仕途經濟”的“混賬話”以后,作者黛玉的內心活動作了極為精彩的描繪:“黛玉聽了這話,不覺又喜又驚,又悲又嘆。所喜者:果然自己眼力不錯,素日認他是個知己,果然是個知己。所驚者:他在人前一片私心稱揚于我,其親熱厚密,竟不避嫌疑。所嘆者:你既為我的知己,自然我亦可為你的知己,既你我為知己,又何必有‘金玉’之論,也該你我有之,又何必來一寶釵呢?所悲者:父母早逝,雖有銘心刻骨之言,無人為我主張;況近日每覺神思恍惚,病已漸成,醫者更云:‘氣弱血虧,恐致勞怯之癥。’我雖為你的知己,但恐不能久待;你縱為我的知己,奈我薄命何!”這段心理描寫,將人物內心深處細微曲折復雜的感情表現了出來,極大膽地豐富了人物性格,同時,也深刻揭示了黛玉孤苦無依的身份以及父母早逝、婚姻無人作主的可憐境遇。再次,它有助于展示情節的發展變化。列夫•托爾斯泰是位擅長心理描寫的巨匠,他在《復活》中寫瑪絲洛娃在監獄里以犯人身份會見前來探視她的貴族地主聶赫留道夫,“瑪絲洛娃怎么也沒想到會看見他,特別是在此時此地。因此最初一剎那,他的出現使她震驚,使她回想起她從不回想的往事。”往下,就進入往事的回憶。起初,她心頭掠過一絲美好的回憶,因為站在她面前的這個人曾經愛過她并且為她所愛;接著,她想起他的殘忍作為,想起他留給她的痛苦和屈辱。這些至今仍象磐石一樣壓迫著她,使她無法擺脫,她痛恨這個毀了她幸福的人,于是記憶中那種愛情的幻境頓時化為泡影。但她根據自己的生活經驗又想利用他一下。這段心理描寫既預示著聶赫留道夫后來應允為她請律師的情節,也預示著他希望用對瑪絲洛娃的描寫還有助于表現人與人之間的關系,有助于反映社會生活的本質。
心理描寫的技法,最常見的有五種:
一、采用內心獨白的形式。內心獨白是人物心靈中自我對話的過程,它能使人物酣暢淋漓地傾吐肺腑之言。果戈理在他的《狂人日記》中,寫了一段狂人滔滔不絕的獨白:“不,我再也沒有力量忍受下去了。天哪!他們是怎樣對待我的啊!他們往我頭上澆冷水!他們不管我,不看我,也不聽我說話。我做了什么得罪他們的事情?他們干嗎要折磨我呀?他們要從我這個可憐蟲那里取得些什么呢?我能給他們什么呢?我什么也沒有啊。我已經精疲力竭了,我再也忍受不了他們的這些折磨,我的頭在發燒,一切東西都在我眼前打轉。救救我吧……”作者借狂人的內心獨白對當時不平等的俄國社會發出憤怒的控訴。
二、通過夢境幻覺來反映人物的心理。夢,是現實生活的曲折反映,是形象化了的心理活動。它不僅可以的反映人們的生活經歷,也可以反映人們對未來生活的預測。《三國演義》第一百十六回描寫魏軍將領鐘會統率軍隊進攻漢中,正當勝利在望時,卻夢見諸葛武侯進言告誡:“其人步入帳中,會起身迎之曰:‘公何人也?’其人曰:‘今早重承見顧,吾有片言相告:雖漢祚已衰,天命難違,然兩川生靈,橫罹兵革,誠可憐憫。汝入境之后,萬勿妄殺生靈。’言訖,拂袖而去,會欲挽留之,忽然驚醒,乃是一夢。”這一夢境是作者精心安排的,它既反映鐘會不忍殘殺百姓的心理,也為后面表現鐘會所以能勝而不驕及魏軍紀嚴明、秋毫無犯等情節埋下伏筆,同時也反映了諸葛亮在鐘會心中的地位,是鐘會白天瞻謁武侯心理活動的繼續和延伸。
三、利用環境景物襯托人物心理。在茅盾的《春蠶》中,作者描寫老通寶抬起他那焦黃的皺臉,苦惱地望著他面前的那條“官河”、河里“來往的船也不多”、“倒影在水里的泥岸和岸邊成排的桑樹,都晃亂成灰暗的一片”、塘路邊的繭廠“依舊空關在那里。”這些環境景物的描寫,一方面暗示著帝國主義的瘋狂掠奪與國民黨的殘酷壓榨給江南蠶業造成破產,另方面也襯托老通寶憂愁痛苦、迷惑不解的心情。
四、通過人物的神情、動作、語言的描寫來表現人物心理。宋司馬光在《資治通鑒》中描寫了前秦與東晉的淝水之戰。當戰爭已宣告晉勝秦敗后,作者對東晉統帥謝安聞訊后的神情作了惟妙惟肖的描寫:“謝安得驛書,知秦兵已敗,時方與客圍棋,攝書置床上,了無喜色,圍棋如故。客問之,徐答曰‘小兒輩遂已破賊。’既罷,還內,過戶限,不覺屐齒之折。”謝安作為晉軍統帥,自然要為晉軍的獲勝而高興,然而他外表從容鎮定、不露喜色,繼續下著圍棋,但終究抑制不住內心的喜悅,以致當他回內室過門檻時,竟不當心將屐齒給碰折了。這里寫動作、神情、語言實際是在寫人物的心理——折射出一種極不尋常的心理。
五、通過“意識流”的摹寫直接剖析人物的心理。“意識流”是近代和當代西方文藝創作中經常使用的一種技巧。它導源于現代西方的動蕩生活,也直接受到現代心理學的影響。如英國現代意識流代表作家維古尼亞•沃爾夫《墻上的斑點》,寫一個婦女看到墻上的一個斑點,引起了種種聯想:由斑點想到了釘子,由釘子處想到懸掛過貴族的肖像畫,又想到這家人的變遷離亂,又想到人生無常……最后又回到斑點本身。其實,那個斑點不過是爬在墻上的蝸牛,它本身無多大意義。只是作者要借此顯示人物頭腦中意識流動的狀況,而那個斑點只作為人物心理復雜變化的一種引發物。
在進行心理描寫時,特別要注意所寫心理必須符合人物的年齡、身份。假如讓小孩表現出成年人的心理特點,那就不真實,不能令人信服。同時,心理活動不能脫離社會現實而孤立存在,因此在描寫心理活動時,要特別注意人物在不同環境中所表現的不同心理。

在此我特別感謝中國作者素材庫免費封面支持 ZZSCK.COM

官方QQ群

墨星寫作網Q群

千人網絡作者入駐

群號:30729187

152期至尊单双王单双中特 时时彩包胆计划重庆 澳门赌博 押大小 技巧 pk10技巧稳赚7码图片 凯利指数 七星彩预测 倍投方案计划稳赚 算下期平码公式 手机购彩最新消息 山东时时吗 开门彩大乐透近100期走势图